您现在的位置: 安康市人民政府> 安康政法网> 防治邪教

再评李洪志及其“法轮功”——依法取缔“法轮功”邪教组织25年(上)

作者: 文章来源: 更新时间:2024-04-26 15:45

编者按:1996年,陈星桥在黑龙江哈尔滨一国企上班,同时兼任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佛教协会副秘书长。身为宗教界人士,陈星桥敏感意识到“法轮功”的社会危害,撰写了近两万字的长文《法轮功——一种具有民间宗教特点的附佛外道——评李洪志<转法轮>及其法轮功》(首发于1997年中国佛教协会主办的《研究动态》第2期),还编著出版了第一本公开出版的揭批“法轮功”书籍《佛教“气功”与法轮功》(宗教文化出版社1998年6月第一版)。

25年来,在国家持续有效治理下,“法轮功”在国内已几乎完全淡出人们的视野,但在境外仍不断为非作歹,与此同时,各种潜在的邪教和迷信组织仍觊觎着中国这片巨大的信仰市场。

25年来,陈星桥作为中国反邪教协会的常务理事,参与、见证了许多反邪教重大活动。在中国政府依法取缔“法轮功”邪教组织25年之际,结合自己的亲身经历和研究,写一点感想,让我们以史为鉴、居安思危,进一步筑牢防范邪教的篱笆!


一、“法轮功”的邪教本质

随着中国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改革开放大潮涌起,社会全面转型,文化艺术、民众生活以及宗教信仰等各方面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新事物、新观念层出不穷,包括学习、回归中华传统文化的思潮,全国各地出现了持续近20年的气功热和“特异功能热”。


▲上世纪80年代末,北京地坛公园中练习气功的爱好者

李洪志借着这股热潮,打着气功、宗教的旗号,于1992年拼凑出了“法轮功”。

对照邪教组织的界定:“冒用宗教、气功或其他名义建立,神化首要分子,利用制造、散布迷信邪说等手段蛊惑他人,发展、控制成员的非法组织。”“法轮功”以下八个方面的表现,无一不体现出它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邪教!

(一)邪教教主无不编造一段无法考证却神异的经历,并冒用宗教、气功等名义建立自己的组织,从而赋予自己和组织在宗教或气功传承上的地位。李洪志在这方面编故事尤为离奇。

李洪志,1952年7月7日出生于吉林省公主岭市(原怀德县公主岭镇),1960年至1969年,先后在长春市珠江路小学、第四中学、第四十八中学读书,初中毕业;1970年至1978年先后在总后201部队八一军马场、吉林省森警总队吹小号;1978年至1982年在森警总队招待所当服务员;1982年至1991年转业到长春市粮油公司保卫科工作;1988年开始接触气功,先是在一个叫“禅密功”的气功班学了两期,又学了“九宫八卦功”,后来把这两种功法结合在一起,加上一些肢体动作,拼凑成了“法轮功”,1991年停薪留职后从事“气功”活动,1992年5月起传播“法轮功”。

从李洪志的上述世俗经历来看,他既没有任何宗教上的传承,在气功界也只是一个后起之秀。但为了在气功界甚至宗教界崭露头角,吸引更多的信众,他不得不编造一段另类的简历。“法轮功”在《李洪志小传》中称:李洪志4岁接受佛家独传大法第十代传人全觉法师亲自传功,修炼“真善忍”最高特性;8岁悟得上乘大法,具大神通,有搬运、定物、思维控制、隐身等功能……功力达极高层次,了悟宇宙真理,洞察人生,预知人类过去、未来;12岁开始接受道家师父“八极真人”传功,炼拳脚、刀枪剑,内外功同修;21岁参加工作,接受长白山的“真道子”教内修功;23岁时从一位佛家女师父学佛家功理和功法;以后又从多位佛家或道家的师父学过。

暂不论李洪志是否存在那些所谓的“功夫”,亦无从验证,但对于一旦相信的人来说,都是毋庸置疑有着真实的魔力!显然,李洪志深谙此道,他对身边弟子说,“越往大了说,越有人相信”。因此,我们看到,李洪志后来是被越吹越大,把自己包装成了唯一能度人的“宇宙主佛”,具有无边的“法身”和法力,不仅众多“法轮功”痴迷者信得疯狂,连李洪志自己都“相信”了。

关于“气功”一词,李洪志说:“它其实不叫做气功,叫做什么呢?叫做‘修炼’。……气功只是为了符合现代人的思想意识起的新名词而已。”他在《为长春法轮大法辅导员解法》中说:“大家知道,我们在长春初期办班的时候,我讲得也是很高的。但是,总是把气功挂在嘴上。我们今天呢,因为往高层次上传功了,就不讲这些了。这也是一个逐渐叫人认识的过程。”这样一来,李洪志既冒用了气功之名义,又将气功贬低为低层次的东西,从而将“法轮功”导向超越一切气功门派的宗教。

佛教和道教是中国两大传统宗教,是气功界十分尊崇的宗教,难怪李洪志编造的师父都是佛教和道教人物。李洪志说:“我们的基点落在佛家,从主要的理论上、特点上都是佛家的。但是这个法超出了佛,超出了道。”这样一来,“法轮功”既冒用了佛教和道教的名义,又能凌驾于佛教和道教之上,不接受佛教和道教的教规及传统所约束。

李洪志这一手玩得相当高明,堪称巨奸大猾,直到今天,仍迷惑了许多的人。

(二)邪教教主都会歪曲、利用传统宗教经典、宗教术语或流行的身心灵修书籍,编造一些自出胸臆的歪理邪说,构成洗脑信众、控制思想的“经典”。而中国历史上的邪教,通常都会冒用佛教和道教的名义,但搞得多是旁门左道、封建迷信。

李洪志及其“法轮功”也是这样,除了附会佛教和道教外,也是满嘴的旁门左道、妖仙附体,乃至外星人操控等。他将自己的“带功报告”、各地“讲法”编辑成《转法轮》等系列书籍。这些书籍标榜“法轮功”不是一般的气功,而是高层次度人的“法轮大法”,吹嘘“法轮佛法”是“世界上一切学说中最玄奥、超常的科学”,是他“给人留下的一部上天的梯子——《转法轮》”,“法轮佛法”是“唯一能度人的正法”。

李洪志还非常重视并不断神化这些书籍,他说:“我的书中每一个字,在浅层次上看是一个法轮;在深层次上看那就是我的法身,连偏旁部首都是单个的,经过你的嘴念出来的时候,那也是不一样的。”为此,他要求各地辅导站组织信徒每天抄写、学习,并吹嘘《转法轮》中的每个字都不能改动,其洗脑强度堪称一绝!他并不真懂佛教,却大量歪曲利用佛教的常用术语,构造自己的歪理邪说,实际上谬误百出。

只要深入研究,就会发现,“法轮功”书籍充斥着“打着气功旗号贬低气功、打着佛教旗号歪曲利用佛教、打着科学旗号违反科学”的歪理邪说,但普通老百姓对此很难辨识,至于信奉者,则会主动将其合理化,奉为“圣旨”。正因如此,“法轮功”才能一时欺骗、蒙蔽那么多人,包括不少的高级知识分子,从而后来居上,成为当代中国较为活跃的邪教组织之一。

(三)邪教教主都会神化自己,大搞个人崇拜,从而扩展组织,方便自己对信徒实施精神控制。

李洪志在这方面也是下足了功夫,擅长神化自己,大搞个人崇拜。他先以气功名义“祛病健身”为诱饵,吸引一些人接触“法轮功”,随着痴迷的信徒越来越多,他的牛皮也越吹越大,不仅说自己有四大特异功能,还具有无数的“法身”。他说:“到了末法时期的人类社会,觉者们都撒手不管了,也不允许他们管了。不但人类社会撒手不管了,而且末劫中他们的处境也很困难了,都顾不过自己来了。”“当代只有我才能度人……”1993年8月,李洪志伙同李昌等人在北京成立全国性组织“法轮功”研究会,虚张声势借机向全国各地发展“法轮功”组织。同时,出版了《中国“法轮功”》《转法轮》《转法轮(卷二)》《法轮大法义解》和《神通大法──李洪志和中国“法轮功”》等书籍,名利双收。

(四)邪教教主多擅长乔装演戏。

李洪志就很注重自己练功、打坐的形象,专门弄了一套戏服行头穿上,将自己打坐像塑造成身穿袈裟坐于莲花座上放光的照片,到处张贴,曾信口编造了释迦牟尼预言自己是“转轮圣王”降世。他甚至将自己的生日篡改为释迦牟尼佛诞辰农历四月初八,希望借此吸引佛教徒都来崇拜他这个“新佛”。

(五)邪教教主都会强调和增加信徒的负罪感、恐惧感和依赖感,以便对信徒实施精神控制,促使信徒对自己和邪教团体保持忠心,言听计从。

李洪志恐吓人的手段很不一般,他宣扬自己具有毁灭地球的功能,他说,地球寿命是由他与其师爷、师父定的,“这次地球爆炸时间由我定的,当时定得太死,我尽最大力量也只能把爆炸时间后推30年”。他经常用“世界末日”和“形神俱灭”来恐吓对手或信徒。记得1994年李洪志的一位弟子劝笔者学“法轮功”,说世界在二三年内将发生巨大的劫难,只有修学“法轮功”的人才能幸免。李洪志说:“如果有高层败坏的生命在干坏事,那么法本身就会用我们护法神或其他高级生命把他销毁掉。如果是我们的弟子在干坏事,这个神来了,把人都杀掉了,每个人都会承认这法的威力真大,都不敢再给法制造麻烦了,他们也就无从修炼了……我们在修炼中,社会上和不同的人给我们制造方方面面的麻烦,我们都能针对不同的情况维护好大法。”“现在这个人类真是十恶俱全,人如果再滑下去就面临着毁灭,彻底的毁灭,那叫:形神全灭!”“法轮功”被取缔后,仍有大量“法轮功”信徒走不出来。一位原“法轮功”信徒曾来编辑部找我,说自己早就不练“法轮功”了,但感觉李洪志总来骚扰他。

疾病是一个关联自然环境、社会环境、生理和精神乃至遗传、家族等因素造成的自然现象,每个人生病的原因、症状和治疗办法可能都不一样。气功对于大多数疾病是无效的,气功师“发功”治疗更是如此。李洪志对此心知肚明,因而常常拒绝为人治病,避免穿帮露馅,于是抛出了“生病罪业说”。但他又担心信众流失,于是抛出了“练功消业说”以及“法身说”:“人生病是前世造‘业’欠债的现世报应”,“生老病死是有因缘关系的,人在以前做过的坏事而产生的业力才造成了有病或者磨难,遭罪就是还业债”。“练功吃药就是不相信练功能治病”,“你的心如果摆正的话,相信练功能练好,把药停了,不去管,不去治,就有人给你治了。”李洪志还说:“我们的炼功场比其它任何功法的炼功场都好,我们那个场只要你去炼功,比你调病要强得多。我的法身坐一圈,炼功场的上空还有罩,上面有大法轮,大法身罩在上面看场。”“每个学员身后都有我的法身,还不止一个。”“我的法身已经多得无法计算了,别说这些学员,再多我也管得了。”言外之意就是,信徒只要诚心诚意相信他和“法轮功”,他就会在“另外空间”帮习练者“拿掉”疾病,如此公然恐吓弟子“选边站”,鼓动弟子有病拒绝去医院治疗。至于弟子们是否因此踏入“黄泉”,那只能“自求多福”了!

李洪志常常给信徒画“大饼”,说人是在天上干了坏事,掉到地球这个宇宙垃圾场的,只有练习“法轮功”,才能重新回到“天国”,圆满永生。他还宣称自己能为信徒腹部安装“法轮”,正转吸能度己,反转驱邪度人,24小时都在长功。而且,修炼“法轮功”的人,24小时都有他的“法身”护着。在当年气功热中,他的邪说的确收割了大量不明真相的群众。中外媒体大量披露了“法轮功”信徒的各种极端表现,或有病拒不治疗而身亡,或剖腹寻找李洪志给他们安置的“法轮”,或把自己的父母、儿女当作魔鬼杀害,或自焚以求得“圆满”等等。截至1999年7月中国政府依法将其取缔时,全国因修炼“法轮功”致死人数已达1404人。

(六)邪教教主及其邪教团体都有极强的排他性和封闭性,禁止信徒了解其他宗教、学说和资讯,千方百计阻断信徒与社会乃至亲属的正常往来,不能接受来自外界的任何批评。李洪志及其“法轮功”的排他性、封闭性就特别显著。

例如:李洪志不允许信徒接触佛教和其他资讯,只可以专修“法轮大法”,并将此歪曲地借用佛教的术语“不二法门”。他说:“我讲过不二法门,如果不能够专一的修炼大法,就不能在我们大法中圆满。”“当今的人类社会,任何宗教都不能使人的心、人类的道德回升……目前一切正教都没有神管了,宗教中的人都在为钱财地位而争斗。”“现在的宗教,佛教、基督教、天主教……不能度人,是低的东西。”“我能把整个人类度到光明世界中,是比释迦牟尼、老子、耶稣还高的救世主。”他说“法轮功”是在常人中修炼,因此不要到寺观教堂去,至于其他气功门派,那更是低层次的东西,而且多数气功师是精灵附体,更不要去学去练了。

李洪志及其“法轮功”很善于应用互联网技术进行宣传和联络,在其组织信徒冲击新闻媒体、党政部门的过程中,能神不知鬼不觉地聚集数千甚至上万的信徒,即使后来被取缔多年,仍不时利用互联网遥控国内的信徒,在世界各地的信徒更是能在特定的时间节点同时聚集、示威,可见“法轮功”组织之严密、李洪志精神控制之强!(未完待续)

(作者简介:陈星桥,中国佛教协会原常务理事、中国反邪教协会常务理事、《法音》杂志原副主编)

文章录入: 责任编辑:
Baidu
map